急寻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后下落不明 监控显示两名租客已投湖自杀 (9)

失踪女童资料图

7月4日,高铁站监控章子欣出现画面。

7月7日,三人出现监控画面。淳安警方提供

高铁站监控画面:带走女童的租客梁某华、谢某芳

象山县公安局发布的情况通报。据象山发布

7月10日中午,杭州淳安警方在微信公众号“平安淳安”里发布了一条令人揪心的协查通报。通报中称,当地一名女童4日被家中租客带走后,7日起再无音讯。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经警方调查,带走女童的租客梁某华、谢某芳,8日已在浙江宁波自杀身亡。目前,淳安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全力找寻女孩线索。消息一出,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通报全文如下: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刑侦、网警、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

经调查,被带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周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点30分,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章子欣,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戴红框眼镜。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日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若有群众知情,请立即拨打110或联系淳安县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最高奖励人民币2万元。”

女童章子欣究竟在哪里?梁、谢两名租客为何会在带走孩子后自杀身亡?离奇案件背后,究竟有何隐情?虽然充满疑问和不解,但网友们均希望孩子能平安,能快点被找到。

章父讲述

以做婚礼花童为由

租客将孩子“骗”走

据走失女童章子欣的父亲章军介绍,自己离异后常年在外务工,孩子走失前一直在天津工作。孩子上小学二年级,这些年一直在老家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章军称,对于女儿被接走的事,他是3日在电话里才知道的,当时父母告诉他有人想带女儿出去,他说:“我不同意。”

章军父母告诉儿子,有对夫妻找到他们家,“说要住一个月,我们也不是民宿,就是自己房子,有房间空着,就答应给他们住了,说好一个月房租是500元。”事发前,他们交了500元房租。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说服我父母的。”4日中午,章军才知道女儿真的被接走了。“他们给老人说要去上海参加朋友的婚礼,婚礼上缺一个花童,想让章子欣去。因为租客才搬来,不熟悉,老人没同意。但老人最终同意了两人将孙女带走去参加婚礼,约定6日将孩子带回。”章军说,“我知道后,马上要了男租客的电话。打过去,加了微信。”

刚开始,章军还经常可以看到两名租客发朋友圈,里面有自己女儿玩的照片,两名租客还发了带孩子玩的视频给他。

“后来,我觉得不对劲,他们地址变来变去。”章军问他们在哪里,“他(男租客)一会说在福建厦门,一会说在宁波,一会又说温州。”这让远在天津的章军十分焦虑。

章军回忆,5日上午还跟女儿通过电话,后来“发现他们开始删朋友圈”。到了6日,章军再也坐不住,想赶回来,但没有动车票,只买到普通火车票,6日晚上他坐了一宿火车,第二天即7日清晨到了杭州站。到杭州后,章军去和他姐姐一家汇合,然后由姐夫开车回淳安,“我姐姐知道这件事后,也打电话责怪妈妈了,但我想,老人也不容易,帮我带孩子,要是他们再急出什么事,怎么办。”

路上他打电话给男租客,催他把孩子带回来:“我说你打车来,我出钱,那个男的说不用不用,我说我开车去接我女儿,他说你到的时候,我们都可能回到淳安了。”

章军说当时自己想想也对,“你一定要把我女儿带回来!”男租客在电话里答应他,晚上9点一定赶到杭州。

“你发位置给我!”章军再次提出要求,他怕对方作假,提出要共享位置。最后男租客发来一个共享位置,显示在宁波象山。

就这样,他和姐姐赶到淳安是7日下午三点多,但到傍晚,他发现男租客电话关机了。

一夜无眠。章军说,他那时还抱着一丝希望,等两人带着女儿突然出现。

章父心忧

“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

为什么要带走我女儿?”

7月8日上午10点,章军去派出所报案。此后,章军和姐夫赶紧赶到象山,寻找女儿的下落。

警方根据监控视频查出,章子欣和这对租客曾在象山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出现。10日,当地媒体赶往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后了解到,章子欣和梁、谢三人曾从酒店门口经过,因为没有进去酒店,酒店方并不太清楚情况。“我们酒店员工也在附近帮忙寻找,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刚刚警方也过来调查过。”

“现在我宁可希望孩子是被拐卖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10日,接受采访的章军声音嘶哑,自从寻找女儿的信息发出后,他的电话没有断过。但每一个电话他都不敢漏下,他怕万一漏掉有用的线索。

“脸圆圆的,很爱笑。很乖也很独立,最大的特点是戴着一副红色框的眼镜。”章军告诉媒体,章子欣一只眼睛近视100度,另外一只200度,所以她肯定会戴着这副眼镜,这也应该是女儿最明显的特点。此外,女儿如果自己扎头发,一般只会扎一个马尾,扎得低低的那种。

“她是个很乖的孩子,除了不会做饭,基本上能够独自照顾好自己。”章军说,女儿出生后在老家淳安生活到了三四岁,后来他和妻子一起到绍兴打工,就把女儿也带到了绍兴。因为要外出工作,章子欣又回到了淳安,和奶奶一起生活。从小到大,她都很懂事独立,能够说出爸爸的电话号码和淳安家里的地址。奶奶也曾和她说过,遇到坏人要找机会跑,打110报警。

据章军透露,在让对方赶紧把孩子送回来的交谈中,对方从没跟他要一分钱。他说,“我和他们也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带走我女儿?”更让章军都觉得匪夷所思的是,根据警方通报,带走女儿的两人,8日已在浙江宁波自杀身亡。

租客自杀

两名租客已跳湖自杀

监控画面里未见章子欣

2019年7月9日21时许,象山县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协查要求,全力寻找失踪女孩章子欣。

根据象山县公安局通报:经查,章子欣与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据章军介绍,他从办案警方处得知,发现两名租客尸体时,其身上只有25块钱。

“他们自杀的时候,没有带着我女儿,孩子啊,你在哪里?!”在章军发布的文章中,他表示自己想不明白租客夫妇为什么会自杀,女儿在哪里依然是谜。

章军称,此前他听说宁波火车南站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有那对租客和女儿的入住信息,他和姐夫也奔到酒店去寻找了,但这家酒店的人只依稀记得,那对租客退了房带着自己的女儿上了一辆网约车,之后线索又断了。

“我在火车南站附近和酒店附近发寻人启事传单,发出去300多张,但现在还是没有有用的线索。”章军的电话一直响,他也曾接到过两个线索。一个是有人说前天在余姚看到过他女儿;一个是在宁波镇海发现过女孩的踪迹,但最终这两条线索都没有帮助找到孩子。

曾经因为不放心女儿,章军给女儿买了一块电话手表。但这一次出门,女儿却没有戴。

现在,章军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尽快找到女儿,女儿一定要好好的。他说,“要是女儿出点什么事,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据澎湃新闻报道,10日晚,失踪女童父亲章军表示,孩子仍没有找到。

老人讲述:

租客之前没表现出异常

曾带孩子去超市等玩过几次

10日下午2点多,淳安千岛湖青溪村半山腰的一幢三层小楼上,媒体见到了失踪女孩的爷爷奶奶。

这边的村民,大部分都是以种水果,水蜜桃、杨梅为主的。平时村民都会在下面的路口摆摊卖水果。

孩子的奶奶告诉媒体,大概六月时,她在摆摊卖水果的时,遇到的这两名租客。“他们经常来买水果,还经常来买50块一斤的土鸡。”

慢慢彼此熟络起来了,两名租客之前住在酒店里,两人说酒店比较贵,想住到山上来,正好家里有房,于是两名租客就租了章家一个单间,6月29日搬了来。

两人跟孩子奶奶讲好500块钱一个月,租在二楼。房间大约15个平方米大,带一个厕所。

孩子奶奶说,两人没有表现出异常,都是客客气气的,平常都是大家一起吃饭。中间有几次,他们带着孩子到千岛湖镇上、景区,还有超市玩过几次。玩过几次都回来了,于是他们对这两个人逐渐释放下了戒备。

把孩子带走后,他们还给孩子奶奶发过语音和视频,5日,孩子奶奶再和对方语音就无人应答了。在通话中,孩子奶奶是听到女孩声音的,也跟女孩通过电话。

女童失踪事件时间轴

○7月4日

章子欣被两名租客以带去上海喝喜酒当花童为由骗走。

○7月5日

两名租客向章父发布多段视频,显示章子欣平安。

○7月6日

约定好在当天送回孩子,章家人却未见孩子踪迹。

○7月7日14点左右

当被问及为何孩子未被送回,租客夫妇表示正在宁波玩,买不到回来的高铁票,并拒绝章军开车来宁波接孩子的要求。

○7月7日17时23分

据警方通报,租客及孩子三人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现孩子踪影。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孩子?女儿?7月

上一篇:田径亚青赛西北师大选手女子3000米障碍赛夺银

下一篇:yabo亚博体育苹果